作者专栏ZUOZHEZHUANLAN

查看全部作者专栏

Faker关了LOL一心玩这个游戏!大锤裸男还要逼疯多少主播?

谁会想到17年还有比《纪念碑谷2》更火的独立游戏?好吧《sky光遇》或许将是个好答案,但这里要聊的黑马另有其游。无论是斗鱼还是Twitch,无论东亚还是欧美,它都是游戏主播手中最最热门的新宠——《Getting Over It with Bennett Foddy》(与班尼特·福迪一起攻克难关,下称Getting Over It)。

为什么要从主播说起呢,因为这游戏跟《绝地求生》差不多,是看主播玩游戏体验远胜亲自体验的类型。不过玩家热衷看主播玩《绝地求生》,多半是因为自己配置跟不上或者没时间磨练技术;而《Getting Over It》则不同,它只有在看别人玩的时候才觉得其乐无穷。

毫无疑问《Getting Over It》是一款受虐狂游戏,玩家需要操纵一个杵着大锤的蹲缸裸男翻越重重障碍最终飞向天际,在这个过程中,玩家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挪动鼠标来控制这位肌肉兄贵的锤头走势。嗯,听起来很简单,这也是玩家观看直播其乐无穷的最大原因:主播们被一个看似非常简单的东西耍的团团转,低级错误层出不穷,屏幕中的角色笨拙而又滑稽。

《Getting Over It》不仅操作十分困难,关卡设计也处处设坎,游戏中作者最喜欢的两种障碍,一个是差一点就能够到的攀爬点,而另一个则是直通起点的降落口。是的,直通起点,这个游戏只有暂停没有存档,落回起点代表之前无论付出多少努力都全部白费。

“从零开始的回家生活”“回家的诱惑”,玩家根据这个特性给《Getting Over It》起了许多外号。游戏中的掉落口数不胜数,玩家的心态很容易在大起大落后崩掉,各主播在直播《Getting Over It》中的崩溃镜头被做成了集锦,视频在B站已有十余万播放量。

令人吃惊的是《Getting Over It》现在并没有发行正式版,玩家们玩到的都还是试玩版。如果《Getting Over It》只是一款单纯的虐人游戏,它肯定不会仅在试玩期间就有如此热度,毕竟这种作品我们实在已经见太多了,它显然有着跟其他妖艳贱货不一样的“毒特”魅力。

从操作规则角度来讲,《Getting Over It》确实不难,作者没有放什么超越规则的东西来为难玩家,游戏的碰撞和物理都做的不错,理论上肌肉兄贵的每个行动都是可控的。《Getting Over It》虽然难,但难在关卡设计与操作惯性的冲突之中(简而言之就是反人类……爆炸的心态和不够大的鼠标垫都叫人抓狂),是游戏设计范围内的难度。

说起高难度和虐人我们很容易联想到《黑暗之魂》系列,《Getting Over It》虽然跟《黑魂》类型完全不同,但它们有个非常相似的共同点:经验积累可以让玩家显著成长。从高空落回起点,虽然整体游戏进度跟刚打开游戏时看起来完全没有变化,但玩家对锤头的掌握程度显然已经天差地别,甚至还会积累一些小技巧,之前折腾很久才勉强通过的“新手村”现在几个骚操作就能飞速过掉。

另一个点就有争议得多了。《Getting Over It》的作者有着非常恶趣味的幽默感,游戏中常常在玩家跌落之时播放看似安慰实则嘲讽的迷之BGM,还会适时放送一些非常丧的名人鸡汤给玩家,劝玩家不要生气,早放弃早超生。而随着用锤动作,游戏的主角肌肉兄贵也会发出各种各样的音效……使得游戏充满哲♂学气息。

放下这些玩笑,《Getting Over It》确实很有些哲学的味道。这个游戏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人生,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……?这个游戏的标题同时给出了两个答案:Getting Over It是个双关语,战胜它,或者放弃它。

不过这些人生体悟恐怕也只是玩家的一厢情愿罢了,本作的Steam页面中明晃晃地挂着制作者对玩家的嘲讽——我做的这个游戏,是为了某种特定类型的人:为了伤害他们。

《Getting Over It》将在17年12月7日在Steam正式上架,到时候大家是会补票赞美主创呢,还是会打钱问候主创呢?

……无论哪边,显然都将会是主创——班尼特·福迪的胜利。

 

责任编辑:风灯照夜

转载请联系手游那点事

标签: